•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首页> 媒体报道 > 正文

《人民日报》:“特邀调解员”作用大

  广东自贸区

  2012年8月,某航运公司因经营需要,向某银行南沙分行申请贷款500万元。谁料想,进入2016年9月,国际航运业大环境陷于谷底,航运公司遭遇经营困境,无法按期或足额还款。截至诉讼时止,共拖欠本金及逾期利息约200万元。

  银行以航运公司违约为由,诉至广东南沙自贸区法院,请求立即解除《借款、担保合同》及要求三被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另一方,航运公司认为,自己仍具备短期内清偿拖欠本息的能力,从而主张合同继续履行。一旦原告执意解除合同,很可能将该航运公司从困境逼向绝境。

  案件陷入死结,如何破解?经办法官认真研究发现,航运公司并非恶意拖欠,且有积极履行意愿。简单判案未必能最大化地解决矛盾纠纷,甚至可能“两败俱伤”。在征询双方意见后,案件依法导入商事纠纷调解中心,启动特邀调解程序,寻求以最低社会成本解决此纠纷。随后,广发银行广州南沙支行行长刘国正、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冯穗江两位专业人士分别受原、被告双方的委托,成为此案特邀调解员。

  两位特邀调解员根据专业知识出具第三方评估报告,就航运公司已偿还款项哪些部分可认定为偿还利息或本金、合同是否具备继续履行的可能性及风险性、如宣布本息一次性到期银行短期内执行到位的可能性及风险性三个项目提供了专业分析及建议。在“背靠背—合议—背靠背—面对面”四轮调解中,一条条有信服力的利害关系摆在双方当事人面前,最终促使双方当场签订调解协议,原告同意:被告在商定的期限内还清拖欠款项后,按新的还款方案继续履行合约。

  “在商事纠纷当中,权衡利弊的关键在哪里,行业内的人往往要比我们清楚得多。”南沙自贸区法院商事调解中心负责人吴伟彤说,“行内人士可能会让纠纷得到更好的解决,并非一定要对簿公堂。”

  这就是南沙自贸区法院设立商事调解中心的原因之一——而通过该中心全面整合行政调解、行业协会调解、商会调解及其他境内外非诉调解组织资源,构建一站式、多元化纠纷化解机制。本案也是该中心成功调结的第一案。

  经统计,类似金融纠纷在南沙自贸区不在少数。法院挂牌至2016年11月底,共受理涉自贸区案件497件,其中金融类案件占33.4%;涉案标的额20792.43万元,占比80.69%居首。为此,中心首批选聘特邀调解组织12个,其中涉港澳组织2个,占17%;特邀调解员45名,其中港澳籍人士7名,占16%。

  “南沙自贸区的战略定位是构建与国际新规则体系相适应的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创新审判体制、机制、方法,服务商事主体的健康发展,对自贸区司法审判是巨大的考验。”南沙自贸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吴翔表示,引入境内外专业人士担任特邀调解员,建立商事特邀调解制度,最终目的就是提升调解过程便利化体验,推动自贸区商事纠纷专业高效便利化解。

  《人民日报》2017年1月11日19版

[编辑:e南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