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首页> 媒体报道 > 正文

《信息时报》:千年商都 千载机遇

专家为广州如何在大湾区建设中找准定位创新发展建言献策

  面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这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广州作为千年商都、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应如何理解这一定位?如何继续保持战略定力,在全球城市竞争中脱颖而出,发挥核心引擎作用?在日前举行的“抢抓大机遇 焕发新活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广州智库论坛”上,来自北京、上海和广州地区的多位专家学者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广州发展,从不同角度深入研讨。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广州智库论坛上,专家纷纷建言献策

  创新发展:驱动数字转型 孵化新兴产业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党委书记穆荣平认为,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发展面临现代化强国建设、产业变革、数字经济转型和全球都市圈化趋势加速的四大机遇。这同时也是新的挑战。面对机遇和挑战,重构创新体系是目前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改革方向。对此,他建议,启动新的国家实验室、一流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和研究中心为支撑的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

  “在加快创新体系建设中,广州、深圳都将加大创新主体的投入,特别是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方面投入更多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未来,还需强化创新体系中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的前沿技术开发这方面的能力。”穆荣平建议,创新规划应从整个社会创新主体入手,着力把握创新驱动数字转型机遇,完善创新链和产业链,规划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型城市群,“在编制创新城市规划时,应加强智慧城市建设,建立低成本高质量广覆盖的公共服务体系,使得数据共享突破空间的障碍。”

  “粤港澳大湾区应力争成为全球新兴产业的重要策源地。”广州国家创新型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丁焕峰建议依托广州、香港聚集的优质高校资源和先进科研院所,重点布局孵化器前端体系“科技创业苗圃、前孵化器+众创空间+科技孵化器”,推动知识创新和技术研发成果的产业孵化及应用。并利用大型科技龙头企业和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创新“溢出”效应,创建综合创业生态体系型和产业链服务型的企业众创空间,带动大中小企业的协同创新。未来还可依托“粤港澳联合创新区”“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粤港澳科技产业园”等跨区域高水平科技创新空间和功能载体,聚焦细分产业领域布局专业化的科技企业加速器、双创基地,聚合区域协同创新优势资源。

  描绘“粤港澳一小时学术圈”蓝图,丁焕峰呼吁支持三地高校创新科研合作机制,共同打造重点团队和重点实验室,培育面向市场高水平有特色的新型研发机构,并支持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把港澳科教优势转化为湾区科技创新能力。

  商贸发展:强化广州国际商贸中心功能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副校长董小麟教授认为,“着力建设国际大都市”更需要强化商贸中心功能。国际上著名的大都市都把强大的商贸功能作为其发挥国际影响力、竞争力的一个主要支撑。因为在当代,围绕国际商贸已形成丰富的国际商务服务体系,涵盖金融、物流、财务、法律、运输等,构成服务于商贸的强大产业链。

  如何发挥广州作为商贸中心的新功能?董小麟认为,一个重要的“增量”就是推进技术与知识产权交易。他分析,在大湾区当中,广州、深圳、香港这几个城市有很多的知识产权的产出,有很多科技成果,他们在大湾区进行共享的过程当中肯定要进行大量的交换。“广州有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有广东知识产权交易博览会,有良好的基础。”而第二个重要的增量,则是碳交易市场。董小麟提到,现在全国碳交易市场布局当中广东省有两个,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深圳,两个加起来整个广东碳排放交易额是我国内地的40%,在这个过程中,广州的位置更加重要一些,广州应该把它做强,把碳交易不仅作为金融领域的交易市场,本身也是商贸功能的交易市场。

  城市规划:南沙应建成大湾区融合发展先导区

  在粤港澳大湾区背景下,广州如何规划城市发展?广州市规划与自然资源局局长彭高峰表示,按照《规划纲要》定位,广州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承担四大使命: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和综合性门户城市引领作用;建成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内连湾区外接全球;建设国际商贸中心,推动湾区融入全球价值链;建设科技教育文化中心,提升湾区科技创新水平。

  在彭高峰看来,广州在湾区的发展大背景下,应该突出区域思维、底线极限思维、存量思维、品质思维、枢纽思维这五大思维;而南沙作为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广州的未来之城,在规划建设中应成为广州与湾区高水平融合发展的先导区。

  “应以粤港澳大湾区整体视角去看待广州的发展,跳出广州看广州,深度融入大湾区。”彭高峰表示,广州将对内形成广州与大湾区城市间高效连接的网络化空间格局,对外增强粤港澳大湾区对泛珠三角等周边地区的辐射引领,内连湾区外接全球。

  《规划纲要》将南沙确定为粤港澳合作发展的重大平台,提出了“高标准推进广州南沙城市规划建设,建设国际化城市”的要求。他还透露,重点工作包括加强保护南沙蓝绿交织的生态空间本底;控制南沙重点地区的天际线和景观通廊;加强与湾区东西岸交通衔接,构建南沙与湾区半小时交通圈;与港澳在共建产业平台、国际化公共服务等方面先行先试等。

  当下,广州正与周边城市携手共建广州大都市区,实现一小时通勤圈范围内的城市发展深度融合。正推进形成广、深、港、澳四大城市中心区高速直达的格局,构建广州与周边城市轨道一小时交通圈;加强与湾区东岸跨江直连,未来形成五大跨江通道。

  彭高峰表示,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发展,现代化都市连绵区形式的“大广州”概念正进一步形成。下一步,广州将推动更高层面的广佛同城,使得广州地铁、市政道路、铁路等与佛山进一步连接。

  广州在湾区的发展大背景下,应该突出区域思维、底线极限思维、存量思维、品质思维、枢纽思维这五大思维;而南沙作为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广州的未来之城,在规划建设中应成为广州与湾区高水平融合发展的先导区。(记者 吴瑕)

  《信息时报》2019年5月16日C02版

[编辑:liuy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