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首页> 文明创建 > 正文

南沙两长者荣登10月“广州好人”榜 “夕阳红”在奉献中更加绚丽

  记者近日从区文明办获悉,10月“广州好人”榜揭晓,两位南沙街坊荣获“广州好人”的殊荣。他们分别是东涌镇的梁锦培和大岗镇的陈迅菲。梁锦培已然步入杖朝之年,陈迅菲今年也已71岁了。但是,这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仍旧在社会、家庭中奉献着自我,发挥着生命的余热,让美丽的“夕阳红”在无私的奉献中显得更加绚丽、灿烂。

  退而不休情系下一代

  今年80高龄的梁锦培,本是鱼窝头教育办公室副主任, 1997年退休后,闲不住的他决意成为一名家庭教育讲师,投身于关心下一代教育工作。这些年来,他参与了不少学校、社区、家庭的协调工作,怀着一颗赤诚的心致力失足青少年的转化工作,取得良好效果,深受社会、家长的称赞与认可。

  “工作多尽点责,有意义,有价值,我心甘情愿。”这是梁锦培的肺腑之言。作为东涌镇关工委“五老”讲师团成员,他不避严寒酷暑,不顾风吹雨打深入到每所学校,每位师生中间,每年作各类宣讲和专题报告达10多场次,深受全镇广大中小学生一致好评。

  梁锦培书法很好,退休后,骑着摩托车为学生上书法指导课成为了他的日常行程。他告诉孩子们:“汉字是一种文化,每一个汉字都饱含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睿智与精髓,凝聚着民族精神。学习书法要养成细致、专注、沉着、持久的品质。” 2012年,梁锦培将用了大半年时间创作装裱好的50多幅书法作品免费给学校送去,为校园文化增色。

  后来,由于年事已高加上肾功能衰竭,梁锦培无法去学校给学生辅导书法了,便萌生了办一个公益书法班的念头,他希望发挥余热让更多儿童学习书法。他在市场内租了两个卖衣服的铺位,买来书桌、纸、毛笔,利用周末两天时间间歇地义务为小朋友辅导书法,从汉字的起源、汉字书写笔画顺序以及如何运笔等方面一点一点地给孩子们讲解。镇上的孩子来了,就连附近村的孩子也慕名而来了。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退休后的梁锦培20年来冒暑寒、顶风雨,不计次数地下学校帮扶学生,为下一代的教育事业奉献着他的余生。

  倾心照顾脑瘫孙儿

  现今71岁的陈迅菲头发花白、面带微笑,这是个温和、坚定的老人,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皱纹,却没有击垮她的精气神。23年前,大孙子黄俊彬出生了。黄俊彬是难产儿,刚出生时,整天哭却流不出眼泪,不喝不吃,全身淤黑,差点没了气息,是陈迅菲感受到了孩子的心跳,不眠不休地把他抱在怀里守护着。黄俊彬终于活下来了,却落下了脑瘫的后遗症,如今仍旧不会说、不会走、无法控制肢体、生活无法自理。

  孙子的母亲改嫁后,50多岁的陈迅菲接过了养育孙儿这份沉甸甸的重担,23年无怨无悔。如今,陈迅菲仍旧拖着年迈衰老的身躯,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宠爱着孙儿,不离不弃。“既然把他生了下来,就不能把他扔下不管。我活着一天,就要照顾他一天。”这位老者带着深沉而期盼的双眼,看着手脚都变形而靠着被后脑勺磨出凹口的长椅上的大孙儿坚定地说。

  陈迅菲家里并不不宽裕,只有微薄的退休工资和低补维持着开支,还要全职照料脑瘫孙儿,就更显捉襟见肘。没钱给孩子买奶粉,陈迅菲就每天煲米汤孩子喝;没钱买尿不湿,陈迅菲把旧衣服裁成布来给孩子用,勤洗勤换;为怕孙子长时间躺在床上生疮,陈迅菲每天都要帮孙子翻身十几次。除此之外,陈迅菲还要每天起早摸黑下地干活,任劳任怨、忙里忙外,生活的重担已经把她的背压得微驼,但她走起路来仍面带微笑,眼睛炯炯有神,显得坚强又乐观。不少人听闻了陈迅菲的事专程过来探望,陈迅菲坚持能不依靠别人,就靠自己,并认真做好了记录,记住并感谢这些好心的人们。

  大孙子从小都不会有意识的说话,但就在去年,在陈迅菲面对儿子成为植物人的病危通知大哭出来时,大孙子突然发出一声“嬷”。这句等了23年的称呼让陈迅菲瞬间喜出望外,摆脱了悲伤。每当陈迅菲说出大孙子能叫自己时,她都是笑得极为灿烂。现在,在陈迅菲的嘴里,没有伺候植物人儿子的痛苦,没有照顾脑瘫孙子的抱怨,有的只是乐观与坚持,以及为了家庭和亲情无怨无悔的奉献,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记者陈斐曈)

[编辑:qiu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