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首页> 今日热点 > 正文

百年灯塔 四代守护者

  在广州南沙区珠江口岸虎门大桥航道的舢板洲孤岛上,有一座百年灯塔。百年来,黄灿明家族四代男丁守护在长长的水道旁,守护着那盏指路明灯,指引着黑暗中前行的船只。

  二十多年如一日,他凭着强大的责任心和耐心,每天重复着简单而庄重的守岛工作。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摄

  当黄灿明的儿子想要继承父辈祖辈的工作,继续当一个守塔人时,他像当年父亲告诉他那样告诉儿子,“干这个很辛苦呢。”“我不怕。”儿子答道。正如黄灿明当年回答自己的父亲。

  守塔的艰苦,常人难忍。受到灯塔岛潮湿环境的影响,黄灿明患上了多年的风湿病,为了不太影响工作,他选择煲中药治疗。

  二十多年如一日,他凭着强大的责任心和耐心,每天重复着简单而庄重的守岛工作。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摄

  二十多年来,黄灿明每天习惯了上下灯塔十几次,关节老化也比常人严重。今年53岁的黄灿明说,“每天面对着海风,多少都会受到潮湿的影响。”

  二十多年来,海风吹拂,黄灿明越显沧桑。南沙新区报 记者刘伟摄

  对于爷爷当年守护灯塔的情况,黄灿明说自己并没有详细问过父亲。“是因为我爷爷生病了,所以我爸爸就在很小的时候就顶上去了,我都没有见过我爷爷。”

  曾经在岛上的时光,是孤独的,甚至有些残酷。整个海面上全部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没有一点亮光。唯一能够感到温暖的,就是身边亮着的塔灯和海面上忽明忽暗的浮标。

  漆黑的夜晚,黄灿明独自一人巡岛。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摄

  灯塔、浮标成了一种传承。在黄灿明的父亲还年轻的时候,就继承了爷爷的工作,继续守护着灯塔,看护着浮标。

  年少的黄灿明曾经问过父亲:“爸爸,一个浮标在那里,就是一闪一闪。为什么那些船就会认得航标,跟着走呢?”

  黄灿明获表彰。南沙新区报 记者刘伟摄

  “这个浮标就是给船进出港口的安全指引。”父亲回答说。

  “以后我长大了也干这个,好不好?”黄灿明继续问。

  “你干这个好辛苦的呢!”父亲看着黄灿明说。在父亲眼中,这个身体瘦弱的儿子,不知能不能受得了这个苦。

  “我不怕。”黄灿明正了正身子说。

  1988年,黄灿明继承了家族的“守护”工作,成了一名守塔人,像爷爷和父亲一样守护着灯塔和浮标。

  “干这个好辛苦的!”黄灿明回答。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正是当年父亲回答他的答案。

  “你还是找一份好点的工作吧。”黄灿明继续苦口婆心劝说着儿子。

  “我想做!我也想锻炼一下。”儿子黄登科并没有领情,而是在继续坚持。

  当提起为什么要继承父亲的职业时,黄登科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源于曾经跟随父亲去岛上干活,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了这样的工作,是父亲让他看到了对灯塔的“忠诚”。(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视频链接

[编辑:e南沙]